毛主席将进军大西南的军事计划给程潜看后,程潜无比感慨:我与蒋介石共事一二十年,他的机密从未让我与闻过

毛主席将进军大西南的军事计划给程潜看后,程潜无比感慨:我与蒋介石共事一二十年,他的机密从未让我与闻过

文/胡新民

程潜(字颂云)是湖南醴陵人,在国民党时期曾任广东大元帅府陆军次长,湖南省政府主席等职。1949年在长沙率部起义,曾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国防委员会副主席、中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湖南省省长。1968年4月5日在北京因病去世。

毛泽东与程潜的交往可以追溯到毛泽东的青年时期。武昌起义爆发后,毛泽东参加了革命军,成为湖南新军的一名普通列兵。因程潜当时是湖南督军府的参谋长、军事厅长,故毛泽东后来一直尊称其为自己的“老上司”。

1924年在广州召开的国民党“一大”上,毛泽东就《出版与宣传问题案》的审查结果作说明。程潜作为国民党湖南代表的身份出席此次大会。这次会议使程潜对毛泽东有了较深刻的认识。1945年8月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和程潜有过两次单独交谈。毛泽东语重心长地对程潜说:“颂公,您是国民党资深望重的元老了,应该充分发挥自己的作用,下届行宪国大选举时,您老可以参加副总统的竞选嘛!竞选成功了,可以为老百姓谋点利益;不成功,也没有什么,可以回湖南去搞和平运动!”

1948年12月25日,中共中央权威人士在陕北公布了一个43名国民党党、政、军战犯名单,时任长沙绥靖公署主任兼湖南省政府主席的程潜也名列其中。对蒋介石早已失望的程潜于1949年1月派人与中共秘密联系,对中共提出的和平谈判八项条件,认为除了“战犯”一条外,其他各条均可接受。此后他下令停止征兵,减少征粮,相继分批释放政治犯,但对列名于战犯仍心存疑虑。毛泽东获悉后,立刻安排程潜的故旧章士钊去南京见程潜。章士钊转达了毛泽东对他的殷切期望,说明不咎既往,还将给予礼遇,使程潜坚定了起义的决心。

◆1952年,毛泽东与程潜在中南海。

1949年8月下旬,和平起义后的程潜等人,应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邀请,赴北京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据《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一卷》记载:“9月4日函告周恩来、聂荣臻:‘程潜九月二日抵汉,四日由汉动身来平,请即令铁道部注意沿途保护照料,不可疏忽。问准到平时刻,请周组织一批人去欢迎,并先备好住处。’周恩来当即提出具体安排计划送毛泽东阅后,即交聂荣臻办理。七日晚十时,程潜到达北平,毛泽东、朱德、周恩来、林伯渠、董必武、李济深、郭沫若等百余人到车站迎接。八日,毛泽东在中南海会见和宴请程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等参加会见和宴会。”

1949年9月19日下午,毛泽东邀请程潜、陈明仁等同游天坛。一行人信步漫游,谈笑风生。在这一行人中,有程潜的堂弟程星龄。他曾任国民党政府台湾行政长官公署参议。1948年8月,他应好友、中共湖南地下党工委统战组长余志宏的邀请,从台湾回到长沙做程潜的策动工作。年轻时,他和毛泽东都在湖南第一师范读过书,是校友。在全国政协开会期间,毛泽东特地约见了这位“小同学”。

程星龄做其堂兄程潜和平起义的工作,主要是两次具体操办了程潜与章士钊的晤谈。章士钊以自己的亲身体会,向程潜耐心解释了为什么只有中共和毛泽东才能把国家民族搞好的道理。对于程星龄所做的工作,毛泽东已经有所了解。因此毛泽东在与程星龄谈话时,赞扬他为促进程潜和陈明仁起义“功劳也不小啊”!毛泽东这次约他单独谈话,一是为了叙旧,二是为了商量程潜的工作安排。毛泽东准备安排程潜担任中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主席是林彪)。毛泽东对程星龄说:“颂公是老前辈,他从事革命活动时,我们还是学生,林彪比我年纪更轻。我想请颂公屈就中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论班辈就感到有些为难,请你先考虑一下,再同颂公婉商。”毛泽东对程潜如此尊重,即使程星龄惊讶,更使他感动。程星龄情不自禁地说:“主席,您对颂公太敬重了,对我也太客气了,使我不知说什么好。”毛泽东认真地答道:“颂公是老前辈,我们做晚辈的当然应该尊敬。尊老敬贤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我们共产党人更应该将它发扬光大!”程星龄回到北京饭店,对程潜讲了毛泽东对他的工作安排的考虑后,程潜异常激动,在回顾他在国共两党阵营的经历后,无比感慨地说:“星龄,我与蒋介石共事一二十年,蒋的机密从未让我闻过。这次一到北平,毛主席就把解放军向西南大进军的军事计划给我看,并征询我的意见。这是极其重大的军事机密啊!从这也可以看出,毛泽东确如行严(即章士钊—-引者注)所讲的襟怀宏伟,一代伟人,对我们这些起义老人是既尊敬,又推心置腹啊!”

◆1952年,毛泽东与程潜(右二),程星龄(左一)、 王季范(右一)在十三陵合影。

10月26日,在程潜即将回湘前夕,毛泽东在中南海设宴为其饯行。朱德、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人作陪。宴会结束后,毛泽东亲自将程潜送到门外,周恩来则亲自把程潜一行送上专车。程潜不胜感慨地说:“毛主席和共产党的伟大,实在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在后来的日子里,毛泽东多次约程潜见面晤谈。

值得一提的是,毛泽东在与程潜会面谈话时,非常重视程潜提出的意见和建议。1962年,程潜向毛泽东提出:1700万党员是否多了?毛泽东很重视程潜提出的问题:对中共党建的担忧。在毛泽东的指示下,中央书记处在征得中央政治局常委的赞同后,由中组部于1962年10月25日到12月8日,召开全国组织工作会议,着重讨论党建问题。随后在对全国党员进行重新教育,有重点地整顿了党的基层组织后,对全国党员进行了一次重新登记。(参见《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五卷第172页》)

由于先后担任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等职务,同时还担任湖南省省长的职务,程潜有时住在北京,有时住在长沙。因此,毛泽东和程潜见面的机会比较多。1963年12月26日,毛泽东七十岁生日时,邀请程潜、章士钊和王季范等人到中南海颐年堂做客,并请每人携带一位子女同来。

这次程潜带他的小女儿程熙到毛泽东的家里做客。程熙2011年在接受采访时回忆,她曾随其父见过几次毛泽东。她说:“毛主席跟我父亲谈天的时候曾说到他们之间亦师亦友的关系。”“(有一次)父亲去他那儿,他就讲:‘能跟我直接说话的人,以朋友方式说话的人就不多了。’他说的‘以朋友方式’,就是说有人能给他提出意见,这种平等的朋友,可能不太多了,我想毛主席也是很重视朋友的友情吧。”

本文为《党史博采》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侵权必究
维权支持:河北冀能律师事务所

评论已关闭。